博客扬州,网聚天下

博客扬州,网聚天下

[落花流水]过府饮宴

阿呆 发表于 2009-8-7 18:05:00


    
      昨晚去大先生家听琴,闲时,王军问胡公府上地址。并告我最近胡公最近身体欠佳、情绪低落,想去探望一下。想想确有许久未谋其面了。忽然间,心中平添了对他的牵挂。感觉胡公表面上虽是一个洞透人世的老人,但根底里却是一个极端悲观和颓唐的人。在疾病和灾难面前,有多少人能真正举重若轻呢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朱公相邀今日过府饮宴。同座有李公保华、张武。上午10点,李公便至我办公室,嘱我打印陆履峻稿件,然后相偕同往朱府。李公一直与我讲述陆履峻“青花王”的成名史。
   
      席间,朱公饮白兰地。为我们备下了两瓶五粮液酒厂的低度果酒。酒分红绿两色,酒瓶极其雅致,真观之不足也。
   
      饭后,往书房闲观。朱公从抽屉里掏出一张4年前书就的扇面相赠。28字行书绝句,洒金扇面,姗姗可爱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[落花流水]夜听京剧老唱片

阿呆 发表于 2009-7-25 16:58:00

   
    夜里,在群里聊天。听“畹华吟秋”放老唱片。
   
    叶盛兰和俞振飞的白门楼。我一直没有认真听过叶盛兰,对其公子少兰倒是痴迷。如果京剧也可以套用“帅、卖、怪、坏”。少兰的“帅、卖”特征非常鲜明。有人说,少兰不及盛兰远甚。云“灵动”不够,但这大概需要通过现场才能体味,光听录音,我仍喜欢少兰。起码那份饱满的冲劲无人能及。少兰的弟子李宏图,颇有乃师之风,近年来唱得似乎比少兰还要松弛。俞振飞的录音,劲道还要盖过盛兰,但有明显的昆曲痕迹。
   
    越剧尹桂芳的“金玉良缘”和“哭灵”。越剧的流派特征非常明显,以尹派为甚。但尹派似宜于抒情,一到悲愤便无可奈何。“哭灵”这样的戏只适合徐派来表现。徐玉兰的红楼听来真是酣畅淋漓。
   
    程岩秋的“荒山泪”。可惜这张唱片效果太差,听得支离破碎。
   
    余叔岩的“捉放曹”。激越奔放,一腔怨愤。这才是今晚最好的声腔。《沙桥饯别》是叔岩生前最后录制的唱片,并未在舞台上演过,能在此深夜得闻天籁,幸何如之。
   
    应金马的哀求,最后听了马连良的“劝千岁”。马连良胜在松弛。

   

[落花流水]昨晚习曲

阿呆 发表于 2009-7-22 23:37:00

 

    昨晚习曲,《哭像》“脱布衫”一支,唱了两遍,还是在众人的烘云托月之下,只觉已是声嘶力竭。几处高音都让过去了。这几日一直在想,如果高音上不去可否降调唱?降调唱会是什么效果,可是先生不许。
   
    今日本拟听《弹词》“一枝花”,却一直被叶惠农的“脱布衫”拽着不放。感觉叶先生真乃一神人也,80多岁唱哭像仍能声如裂帛,感觉比俞振飞晚年的声音还好,真无法想象。听俞振飞的“八阳”,79年的录象,真是老而弥辣,味道太足了。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   
    橙子昨晚发来电信宣传广告,商改了一处细节。

   

 

[读书琐记]寸心悠悠,尚有知者

阿呆 发表于 2009-7-21 17:22:00

 

    购《寸心书屋曲谱》(乙编)、《昆曲之路》。
   
    寸心曲谱分甲、乙两编。甲编为工尺谱,乙编为简谱。***年,苏州大学中文系与昆剧传习所合作,创办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本科昆剧艺术班。此书便是当年的课程教材。寸心者,乃该书主编、昆剧艺术班创办人周秦教授的书斋名。可以说,这套曲谱,凝结了一代曲家及先辈的四年心血。如今,曲谱尚存,当年的昆剧班学生安在呢?“寸心悠悠,尚有知者?”薪火传承,何其难也!

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 《昆曲之路》系昆山文联作家杨守松的新作。作品对昆曲600年的历史做了概述,重点对新中国成立60年来昆曲的发展做了全方位的记述。采访对象包括国家领导人、文化部领导、全国7个昆曲院团长、境内外昆曲研究学者、民间曲社等。对从《十五贯》到青春版《牡丹亭》的来龙去脉、第一届中国昆曲节的举办、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艰难曲折的过程等,《昆曲之路》都做了详尽的描写。书名由昆曲传字辈102岁老人倪传钺题写。

   

 

 

[聚书偶记]暴得大名

阿呆 发表于 2009-3-2 22:07:00

     32

 

   在书店闲聊,扯到了文怀沙。“大陆有个文怀沙,台湾有个南怀瑾”。文老如今暴得大名,不知对岸的南怀老可安否?

 

   说到“私淑太炎”的呰议。其实,稍有文化常识的人都知道,私淑弟子并不需要言传身教,更不需要登堂入室。打个比方,你如果对孔二先生无限景仰,自称私淑孔仲尼”亦未尝不可。因此,文大师在表述上其实是无懈可击的。由此,倒想起了文化界的另一位“铁掌水上飘”刘海粟大师,刘大师曾言之凿凿地称自己“亲炙康有为”。“亲炙”可不是私淑这般可以糊弄糊弄的,然而究竟有没有“亲炙”呢?大概只有起康圣人于地下才可知了。

 

   本地一位年长的学者,说到心目中近现代的四大书家:郑孝胥、于右任、弘一大师、沈曾植。

 

   今日得书三种:

     1、《中国印刷史》

此书价不菲,本欲评议几句,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周作人。尽管知堂老人心中常有“流氓鬼”,但终以“恕道”待人,面对是非,更是效法倪云林,嘿嘿,“一说便俗”!

 

     2、《历代诗话》(上下)

     3、《历代诗话续编》(上中下)

   以上两种均一版一印,私藏品佳。前几日想治两方闲章。一曰“相看俨然”,一曰“佞古室主人”,拐姐姐说“挺怕人的”。

  

  


[聚书偶记]犹有余恨

阿呆 发表于 2009-2-26 21:47:00


     2
26

 

   广飞来,与之共进午餐。一直闲聊昆曲。料在4月间,昆曲班期可成型。

 

   从书橱检戏曲类书籍五册(程长庚两种,顾正秋一种,翁偶虹一种,徐城北《梨园集》一种)及汪曾祺《蒲桥集》一册赠广飞。

 

   先锋中华书到。晚7点冒雨往顾,购书两册:

     1、《云仙散录》(古体小说丛刊);

     2、《古籍常识丛谈》(幸未购山东画报薛冰著《版本杂谈》)。

 

   昨日收孔网书两种,一并补记:

     1、《华阳国志校注》;

     2、《乐府诗词论薮》。

   此二书拍自一著名书友,交割后语加叮咛,妥为包装。佢料书至手中,已呈半裸状态。盖因两册精装,仅以一纸裹之,赴之邮路,不且破而损之而待何时耶!今偶记此,犹有余恨。

  

 

[聚书偶记]遑论吾辈乎

阿呆 发表于 2009-2-19 22:41:00

     219

 

   本地一老先生,家富藏书,盈室为患,犹嗜购不倦。曾在报刊写专栏文章,曰:“聚书小记”。有不太相熟的朋友偶来寒舍,便会惊呼,“原来你喜欢藏书!”在这个时候,我不得不要更正,我只是一个购书爱好者!如此而已。那位老先生尚称自己为“聚书”,遑论吾辈乎?我以为,凡藏书者,必须要成系统,要有专工,要知版本,要懂目录。否则,只是买书、购书、聚书而已,如果有闲,能每日读上几行,便是幸事了

 

   近两日所聚书录于下:

     1、《温故》一册,此书早晚沦为万象第二。

     2、《词曲史》(王易)。谁为我购得《昆曲发展史》,我感谢谁八辈祖宗。

     3、《灵溪词说》。拍卖得。舍下有《缪钺全集》、《迦陵全集》,购此书纯属变态。

     4、《世说新语校笺》。拍卖得。品相没有想象中的好。我对世说的偏好也有点变态。

     5、《杨雄集校注》。拍卖得。购这套书,特别是这种老版的人更是变态。

 

  

[聚书偶记]意兴阑珊

阿呆 发表于 2009-2-15 22:01:00

     215

 

     1、《来燕榭文存》

此本收黄裳近作。此外,还有《来燕榭少作五种》。收“锦帆集”、“锦帆集外”、“关于美国兵”、“旧戏新谈”、“金陵杂记”。这些单行本舍间多有。前几年不能免俗,一度迷黄,刻意收购黄书,靡费良多,现在已觉意兴阑珊。

 

     2、《中国禅思想史》

这套“中华学术丛书”新出的本子均收入彀中。老版则一本皆无,如王重民先生的《冷庐谈薮》、柳存仁先生的《和风堂文集》,坊间价格已是炙手可热,不敢企及。

 

  

 

[聚书偶记]一笑而散

阿呆 发表于 2009-2-13 22:04:00

     213

 

   傍晚,天降小雨,匆忙出门。竟忘了给胡公带高尔泰文章。到书店,见到久候的胡公,才恍然记起,顿生歉意。给胡公详细讲述《寻找家园》一书未收的佚文。虽然我讲得添油加醋,唾沫横飞,但终不及高文精彩之万一。

 

   每个读书人心底也许都有些默许的第一。比如,最钦佩的作家,最推许的文章,最喜爱的书籍……我一直把所有的第一都留给我的乡邦先贤汪曾祺。特别是汪夫子的文字修炼的功夫,我从来推为天下第一,古今无双。现在,我又觉得晚生近20年的高尔泰和汪先生有那么多相似之处,两人的文字一刚一柔,几乎都入了化境。忽然间有个奇怪的想法,就象金庸笔下的华山论剑,将高、汪二位搁在一起,究竟谁是伯仲呢?忘了交代,这位和伟大文豪高尔基只有一字之差的尔泰先生,同样是我的乡贤,出生于苏南的古镇高淳,此地民风淳朴,盛产螃蟹……

 

   聊完了高尔泰,两个老头,一个青年,不知不觉研究起性学。从叶德辉的夜御八女,到纪晓岚的黄色笑话,从张竟生海外艳谈,到潘光旦的性心理学……朱公给我们详细讲述访倭奇闻……

 

   离开书店。拎着新买的书籍。外面依然淅淅沥沥,雨下得很不清纯,我怀疑今日是人工降水。张武说,路上小心,安全第一。朱公说,人坏了不要紧,只要书能安全。大家一笑而散。

 

   附记今日购书:

     1、《困学纪闻》(上中下)

     2、《清真集笺注》(上下)

     3、《二晏词笺注》

 

  

[聚书偶记]好心的大姐

阿呆 发表于 2009-2-10 22:33:00

     210

 

     1、《中国山水画史》

 

   本欲在网上订购,一位好心的大姐慨然相赠。这位大姐秀外惠中、锦心绣口。为我省了40元钱,无异于雪中送炭。这本山水画史好生奇怪,1985初版,1988年重版,1996年增订三版,1998年四印,即为此本。这书在2000年后还曾由天津人美修订重版,增补了10余万字。由此可见陈传席是个多么好玩的人。

   对陈传席有一种莫名的崇拜。其实我只认真读过他的《悔晚斋臆语》与《画坛点将录》两书,内容基本与其专业无涉,但我相信此公有绝对深厚的学养。曾问与陈传席有过过从的本地耆老,答曰:“此人有点神经质”。

   讲真话的人多少有点神经。但是,这个世界在陈的眼中何尝不也是神经呢?当年写刘海粟的文章引起轩然大波,陈曾大发牢骚,“讲真话本来是做人的一种基本准则,怎么就被人看成神经质了呢?”也许是为真话付出的代价,陈传席当年整个书房都被烧了,曾经的书稿,将要付梓的文稿,如山的藏书,都死了。这对于读书人来说,简直是一种无法想象的惨烈。

 

     2、《启功谈书法人生》

 

   这是无书可买时的产物。但我对启功老确实喜爱。多年前此老来扬,因为工作关系与他谋得一面,感觉其丰润可爱,真如顽童一般。种种情景至今时时往来与胸中。听说北京师范大学拟出《启功全集》,功德无量。

 

     3、《准谈风月》

 

   “准谈”:游戏地谈,不着边际地谈,边远地谈……风月一事,亦只能如此。买得这本,这套小精装也算功德圆满。

 

  
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23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